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寻根系统 | 纪念馆
 
 
“大光明”老板胡治藩的婚恋传奇
[ 来源:胡氏宗亲网 | 编辑:南山 | 时间:2007-11-02 10:01:36 ]
“大光明”老板胡治藩的婚恋传奇

日期:2007-02-23 作者:胡思华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fe1806010006vo.html
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husihua9999

  《大人家》(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作者是旧上海大光明电影院总经理、当年与唐大郎、桑弧并称为海上文坛三剑客的著名才子胡治藩之子胡思华。他在书中生动记述了其父与其母——清朝皇族后裔、江南著名坤旦金素雯曲折的生死恋情故事。

  唐大郎、周信芳鼎力说媒

  胡治藩的原配夫人陈允泗去世后的第七天。唐大郎、胡治藩、金素雯,在郊区的兆丰公园(今中山公园)一个僻静的茶室里聚会。胡治藩和金素雯不知道说什么好,会晤几乎是唐大郎一个人的独白。

  首先是关于形势的分析。

  陈氏夫人的突然自杀,使情势一下子变得十分复杂而严峻,这件事一旦变成了新闻眼,谁都没有办法加以控制。

  所以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就是三剑客所议定的那三句话。

  一切如常,绝对保密。

  控制舆论,逐步透露。

  釜底抽薪,尽快结婚。

  1941年8月末,三剑客请海派京剧大师周信芳吃饭。

  因为互相太熟悉,由唐大郎以三个人的名义一本正经地单请一个周信芳,倒让周信芳有一点意外,笑问如此郑重其事所为何来?唐大郎说真的有事,你悄悄地来赴宴,就是赏光了。

  胡治藩做陪客,由唐大郎和桑弧将全部的情况向周信芳坦诚相告。

  其实除了胡治藩的原配夫人自杀这一节之外,其他的追求与恋爱故事,周信芳也早就看得很明白。听完了情况的介绍,周信芳很痛快地表示,梯维的事就是我的事,让我干什么,你们就吩咐吧,我一定尽全力做好。

  请周信芳办两件事。

  第一件,唐大郎做周信芳的副手,代表胡府,以非正式的媒人的身份向金府推荐胡治藩。之所以要以非正式的媒人的身份,仅仅是做试探性的推荐,是因为考虑到,这是个难办的差事,要为周信芳这样有身份的人留有余地。

  第二件,由于相恋的两个当事人已经明确表示愿意结合,虽然可能会有阻力,但是最终他们应当还是能结合的。所以,在他们结婚的时候,请周信芳和桑弧一起正式出面,担任胡治藩和金素雯的介绍人——也就是说在名义上,胡治藩和金素雯是经周信芳与桑弧两个人的介绍,才互相认识的。

  周信芳大笑。说,我还以为你们看中我的腰腿功夫,要我帮梯维去抢新娘,原来是这么容易的小事,好了,我跟着大郎就是了。

  唐大郎和桑弧赶紧说,不,不,不,麒老板到哪里都是大名角儿,这件事肯定是要您老大哥唱主角的。

  周信芳说,这我懂,你们放心好了。胡治藩站起来,向周信芳作了一个满揖。周信芳认真道:“梯维,千万别这样,20年的朋友了,我能有今日,你的一支笔作用不小。我的生平事,还是你帮我理出一个头绪来的,能替你分忧,我心里高兴。”

  严独鹤遏止独家新闻

  独家新闻:名坤旦金素雯小姐,大评论家梯公,即《香妃恨》作者胡梯维先生,同进同出,察看上海滩最高级住宅区之一雷上达路上的两处幽雅空宅。难怪金二小姐和梯公同办孤鹰话剧团,原来孤鹰并不孤……

  这是一篇待发的文稿,标题是:“雷上达路人惊艳孤鹰飞临幽雅宅”。

  在文稿里,这位记者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是如何碰巧在寂静而冷僻的雷上达路上,认出了漂亮的金二小姐,又认出了陪伴金二小姐的高个子潇洒男士,居然是大才子胡梯维,尽管两人皆戴墨镜;再描述了他又是如何耐心等候,长时间观察,故而发现,两人看了两处空宅……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这篇待发的文稿,虽然精彩,虽然有新闻价值,虽然一定会引发大大的轰动——因为当时一般的人,还只知道胡梯维是有妇之夫,这有妇之夫和未婚名角一起看房子,岂不是特大艳闻——但是这一篇有待刊发的新闻稿,却未能见报,只留在了极少数人的记忆之中。

  因为这篇报道阴差阳错地被送进了赫赫有名的《新闻报》的主编严独鹤的办公桌上;《新闻报》和《申报》一样,是有品味、作风正派的报纸,不是靠花边新闻起哄的猎奇小报。说它阴差阳错,是因为写这篇文稿的记者并不供职于《新闻报》,只是在那篇稿子写到一半的时候,停下来和一个同行的好朋友共进午餐,说漏了嘴。

  这个同行的好朋友倒是供职于《新闻报》,并且和他的上司严独鹤的私交颇佳;此人既然吃的是一口新闻饭,一听之下,立刻明白这一篇稿子的威力,同时也想到了这篇稿子对严独鹤的好朋友胡梯维可能造成的巨大影响。

  于是,在他的介绍下,《新闻报》的主编极其客气而礼貌地接待了那位跟踪金素雯与胡治藩的记者。严独鹤站起身来,抱拳作揖,说有一事相求。

  严独鹤说,此事还并非我一个人的请求,我的一个好朋友马上就到,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请你给我们一个面子。

  这位记者听到这里,颇有一点后悔与尴尬,心想这必定是为了那篇稿子。心里七上八下之际,另一个报界的大人物笑容可掬地踏了进来。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刚刚进门的来客,但是赫赫有名的电影大导演蔡楚生、赫赫有名的父子两代漫画家丁涑和丁聪,都给这位来客画过极其传神的漫画像。这位记者赶紧站起来,主动寒暄:啊呀,原来是大郎先生,荣幸之至,荣幸之至,实在是荣幸之至,今天实在是荣幸之至!

  唐大郎和严独鹤一样起身抱拳,恳请帮忙,为了朋友,给足了这个无名之辈面子。

  大报的声望,除了《申报》数《新闻报》;小报的翘楚,则要数《社会日报》。

  这两家报纸的主编联合出面,以十分高昂的代价要买下自己的这篇稿件,还能怎么办?

  再考虑到假如不听劝告强行发稿以后将会面临的处境;再一层,诚如唐大郎所言,胡梯维也是有口皆碑的谦谦君子,陷人于影响名誉的绯闻之中,也的确欠妥。只稍稍犹疑了一下,也就痛痛快快喝下了这一杯可口的敬酒。

  事后,唐大郎说,我的天,再看房子,千万小心。

  胡治藩说,好了,好了,不看了,不看了,看好了。

】【打印】【 繁体】【投稿】【续投】【/】【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首 页
Copyright 2006-2007 http://www.hszq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10805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028号 TIME 0.061149 second(s)